<sub id="Pya7s"><frameset id="93174"><address id="CYkiw1Sv"></address></frameset></sub>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章 送冤鬼
    “50张碟,80块钱得了”,我嬉皮笑脸的对着影X碟店老板讨价还价。

     “小伙子,我这是小本买卖,2块钱一张你也好意思讲价。”

     “你看我总来,每次都租这么多,你怎么的也得给我个友情价吧”,我继续凭着我的三寸不烂之舌和碟屋老板周旋。最后结果呢,是老板说要不你去别人家租吧……方圆十里地就你这么一个碟屋,你让我上哪租去。所以我也只能骂骂咧咧的拿着50张光X盘,喝着百事可乐走在回家的路上。

     话说雨哥生平有三大爱好,玩游戏,睡觉,看碟。游戏是魔兽争霸,碟嘛,当然了,看的肯定是正经的碟,不是你们想的那种日本的,欧美的,国产的,男人和女人,女人和动物……那个…这些是什么雨哥全都不知道,我喜欢看的是林正英的僵尸片,香X港的喜剧片什么的。

     拿了一兜子碟到家的我,正兴致勃勃的准备进行伟大的影评工作,突然间我就猛地打哈欠流眼泪……我去,啥情况,我也没呼唤老师上来啊,这时候耳边响起了老师那富有雌性的声音。

     “问你个事,都说你们用的这个电X话,联X系什么事特别的快,真有那么快么?”老师突然提了这么一个问题,我是也没多想。

     “对,特别方便,特别快。”

     老师说:“我们仙家办事,比你们打电X话快,你信不信。”

     “真的假的,什么本事能那么快呀”,我恭敬中略带着一点不屑的问到。老师倒是没反驳我什么,不过对我说了一大堆,都是些什么七大姑八大姨的一些家长里短的事,这段话听的我莫名其妙,这和当前我们讨论的问题,根本毫无关联性啊。老师说完这段话以后不等我问他是什么意思,就走了。

     我坐在凳子上正在这苦思冥想,琢磨老师说这一番话是什么意思,电X话响了,我一看号码是爸。

     我接起来以后,我爸在电话里对我说起了七大姑八大姨家长里短……,总之说了很多话,听的雨哥我是目瞪口呆,因为这和刚才老师跟我说的话是一毛一样,半分不差…..好吧老师你赢了,你比电话快。我正在这无奈的苦笑原来我们家老龙还是一个爱较真的神仙,这时候电话又响了,我一看电话号码,是我多年没联系的一个同学------田大伟,这哥们上学的时候外号大尾巴,总是屁颠屁颠跟老师后面当狗腿子,肥胖的身X体看上去就像是老师的一条大尾巴不对,大爷的该不会是要结婚了通知我随份子钱吧……哎,神通广大的老师刚才怎么不把我同学要和我说的事要告诉我一遍,如果是要结婚随份子的事,我就可以不接电话……

     “戴雨,今天有时间么,来我家一趟,我妈好像是让什么东西给魇着了。”同学的声音里透出了满满的焦急,可见事态应该是十分严重。

     “大尾巴啊,有什么事慢慢说,急什么,淡定”,我气定神闲的安抚着大尾巴的情绪。

     “我妈前天晚上出去打麻将,回来整个人就不正常了,嘴里总流哈喇子,说是哈喇子还不完全是,就是白色的粘糊糊的沫子”。

     “行你等着吧,我现在就过去”。挂了电话我精神也开始紧绷,穿上衣服就出门了,冥冥中我觉得此时肯定不是小事。大尾巴家位于小城市闹X事区,由于商贩太多,没地方停车,只能把车听到比较远的停车场,剩下的距离步行。去他家要路过一个天桥,当我从天桥下来的时候,突然有个很神秘的人截住了我的去路,我打眼仔细观察此人,穿着一身深色系的衣服,呆着一个偏光太阳镜,浑身上下透着说不出的诡异,让我有一种莫名的紧张感。

     “你谁啊,有事么”我鼓X起底气大声问到,我不知道接下来等待我的将是什么样的遭遇。

     “哥们,要碟么?”

     “……碟?什么碟?”。

     “好碟!日本的,欧美的,香X港的,SΜ,人与…”,神秘人满脸讪笑的对我一一介绍。

     “好?我去你X的,好你大X爷”,不等他说完我一个大飞脚对着他就蹬了过去,吓死宝宝了,净耽误宝宝正事,还以为遇见什么东西了呢,老X子是积极向上的五好青年,怎么他X会看你这种三俗的东西,我刚想过去接着踹他,他反映倒是挺快,爬起来就跑了,要事在身的雨哥自然没那闲工夫去追。

     不一会我就走到了大尾巴家,进屋就看见大伟母亲在穿上躺着,嘴角流着一些没有擦干净的白沫,我也来不及和大伟家人打招呼,直接走过去抓起大伟母亲的手开始号脉,我先查看了一下大伟家里的冤亲债主和保家仙,家里的冤亲债主和保家仙随即上了大伟母亲的身,老人家瞬间脸上仿佛有了精气神。

     “哪位仙家来了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 “本仙黄家黄天策”,大伟母亲回答道。

     “黄老仙,我这同学的母亲因何事口吐白沫卧床不起”,我毕恭毕敬的进行了盘X问。

     “因该女弟子好赌成性,赌钱败运,常走夜路,以至身上阴气过盛,身X体虚弱,又逢不得投胎的红衣吊死女鬼出来抓替身,随即被上了身”

     “作为保家仙为何不保弟子平安”,我的语气逐渐变的严肃。

     “这不是给你找来了么?”这黄仙一脸不屑的怼了我一句,大爷的,我心理瞬间一万头小动物奔腾而过,果真又应了那句话,人善被人欺,马善被人骑,你们雨哥就是一匹漂亮的骏马,太他X的善良了,谁逮谁欺负。

     “行了没您什么事,您可以退下了”,我黑着脸对着大伟的母亲说,随机大伟的母亲又回X复了之前的口吐白沫的状态。

     事情了解了个大概,接着我点燃一支烟,猛抽X了三口,呛得我直流眼泪,当我抽到第四口的时候,开始打哈欠流眼泪,但是我发现上来的并不是老师,是蟒家的蟒天龙…,蟒天龙是一条大蟒蛇,原本是我奶奶家传下来的仙家,现在传到了我这个堂口,在地马仙中算是一个堂主,每年的七八月份都会化成原型出来晒太阳,喜好吃鸡蛋,好酒,因此家里每年七八月都会准备烟,酒,鸡蛋,烧鸡等供品放在墙角。

 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,蟒天龙,敖擎老师呢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 “我不知道,反正他让我来的,具体原因你亲自去问吧”,蟒天龙慢悠悠的说道,接下来就摆出了一副一无所知的神态。我只好把刚才黄天策告诉我的信息给蟒天龙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 “这个事你看该怎么办呢?”我搓X着双手问蟒天龙。

     “既是鬼上身,就把冤鬼招出来,喝酒”

     “我没听错吧,蟒天龙,你让我跟那个吊死鬼喝酒?”

     “不是你喝,是我喝”,我仿佛听见了蟒天龙心里的窃笑,这不就是借看事之原由,公饱私X囊么,这不他X的就是传说中的公X款吃喝么……

     话虽这么说,我还是按照蟒天龙的指示,准备了一个香炉,点了九支香,两个酒盅,一瓶酒,点了三支烟也插在香炉碗里,这些都准备好以后,蟒天龙借着我的嘴开始说仙家话上方语,反正他说的我是听不太懂,不过大概我知道这是蟒天龙在叫这个鬼上大伟母亲的身,过了一会大伟母亲的神态果然又有了明显的变化。

     冤鬼上了大伟母亲身之后,蟒天龙和冤鬼一边喝酒,一边就用仙家话聊了起来,沟通了一阵子以后,我从蟒天龙口X中得知,这个冤鬼在30多年X前,在山脚的一座新建的平房里上吊自绝的,由于自绝的屈死鬼是需要找到一个替身后才可以投胎的,所以这么多年一直就在人间游荡着,正巧看到大伟母亲一个人走夜路,身体虚弱,阴气又盛,这是再适合不过的替身人选,就上了她的身。

     知道了具体情况就好办多了,我允诺这个吊死鬼,在送走它以后,会给它烧一个替身,附带着我也会烧足够它路上用的金银纸钱什么的,在一番劝说之后它终于被说动,答应了我的要求。

     蟒天龙走了之后,我按照老师曾经教我的方法,让他们家准备了’黄纸三两三,香九支,黄纸包在香外头,再让大尾双手持住,呈礼拜状,绕着他母亲,从头到脚顺时针转九圈,每一圈口中都念口诀。

     “散仙散道皆跟香火走,孤魂野鬼皆跟纸钱走”

     最后让大尾巴拿着这些东西,出门向西边走,别回头,走到十字路口把香和纸钱都烧掉,然后一直别回头,绕路从另一个方向回家。之后大尾巴拿着一小叠钱硬往我手里塞,我拒绝了,因为在大尾巴出去烧香纸的时候我和大尾巴的弟X弟----二伟聊天得知,他们近些年做生意不顺利,赔了个底儿掉,现在靠哥俩打工勉强维持着这个家,如果我收了这个钱,第一是不念同窗情,第二老师知道了也会怪罪于我,于是我婉拒酬谢之后就打道回府了。

     办完了事情,心情个格外的轻松,慢慢的顺着原路往回走,路上我一直在琢磨着今天老师究竟干嘛去了,为什么把蟒天龙派来了,正在心里琢磨着,没想到又走到了那座天桥,更让我没想到的是,又让撞见了来的时候拦我路的那个卖黄碟的。

     可能是太阳快下山了天色比较暗,这老小子没认出我来他他大X爷的依旧是那副死德性,跟他X未来战士是的,戴着墨镜穿一身黑,瞬间横到我前头挡住我的去路。

     “要碟不,日本欧美国产S…”

     “我要你大X爷”,不等他说完,我一个大飞脚冲着他就飞踹过去,他被我踹的坐在了地上,扯着脖子喊:“不要就他X不要,你干啥打人,你知道我混哪片得不”。

     不等他说完,我又扑了过去准备来第二飞脚,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响叮当仁不让之势蹿起来拔腿就跑,一边跑一边回头骂骂咧咧。

     “开什么国际玩笑,雨哥我是看那种低俗电影的人么”,我自言自语道,猛然间发现楼梯脚有一个小包,是那个卖黄碟的人被我踹跑时落下的。我环顾四周,确定没人注意我,我慢慢的走道碟包边上,眼睛看着远方,嘴里哼哼着“我是不是该安静的走开,还是该勇敢留下来……”右手默默的将碟包拎了起来。不要误会,哥不是低俗的人,哥只是想研究一下这些影片是如何残X害祖国少年的心灵的,这一刻我明白了,这就是一个男人的社会责任感。那一日,无数人看到了一个经典的画面,一个拎着碟包的男人慢慢行走在夕阳下,他的肩上扛着的不是别东西,而是祖国青少年的未来…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