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ub id="Pya7s"><frameset id="93174"><address id="CYkiw1Sv"></address></frameset></sub>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章 红锦鲤
    话说雨哥出马过后,周边关系走的比较近的邻里街坊知道了我家的事,于是渐渐的有人来找我看事,也有看病的。我第一次给人看事,是我家的一个老邻居,姓赵,40岁不到,患了牛X皮X癣多年,医治十多年也是不见好,遭了太多的罪,听闻雨哥出马,他自己说是慕名而来,其实我都知道,说白了就是试试看的心态,毕竟这是出马后的第一次看事,江湖上忽悠人的神棍也是不少的。

     其实我是不打算给人看病的,毕竟我也不是学医出身,而且我这人不能说是洁癖,不过谁愿意没事接X触皮肤病患者呢,况且还非亲非故的,最主要的是,老龙也没带我如何给人看病。不过既然都来了,何况还是多年的老邻居,那就试着给看看吧,就算看不好,咱也看不死不是。我说老赵,你脱一下衣服我看看,话说这老赵一脱是不要紧哪,我瞬间感觉头皮发X麻,这简直可以用体X无X完X肤来形容了,身上的皮一块一块的都快掉下来是的,白花花一片,里面透着血丝,瞬间,刚才的厌恶感都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无限的同情,心想着着找大哥可真是苦命的汉子,于是萌发出一定要尽全力医治老赵的念头。

     关于看病,我隐约记着当时刚出堂的时候,帮我立堂的师傅教过我一个方法,那就是请药王爷药王母赐药,不过这个方法我记得不是很清楚,因为当时师傅讲的东西实在太多,我稀里糊涂的就记了个大概,不过谁叫你们雨哥已经答应了老赵呢,哎,我瞬间发现了自己善良的一面,我他X咋就那么善良呢。

     首先我给老赵看了八字,看八字是没一路仙家都会采取的手段,从一个人的八字上往往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命理,脾气秉性、六亲等很多信息。从他的八字上我看出他患此病,是因杀气过盛,这一生注定是杀X戮太多,尤其是在30岁出头的时候,宰杀了不该沾染的东西,俗话说出来混迟早要还的,现在人家这不是找老赵来了,给了你个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病痛。这里要提一下,老赵做的捕鱼贩鱼的营生,一生宰杀了很多条鱼,于是我问道。

     “赵大哥,我问你点事,你说实话,是不是曾经杀了什么特殊的生灵?或者说杀了本不该杀的东西,有人阻止,却没有听取劝告?”老赵回忆了半天,想起30岁那年,在水库里遇见过一条浑身隐隐泛着红光的鲤鱼,身长三尺有余,捕回来以后家里的老人说这条鱼是吉祥之物,不可杀售,应该放生。但是当时有一个农村土大款看中了这条鱼,要花重金买这条鱼,要用作家里老父80大寿的主菜,由于老赵当时家里条件拮据,孩子上学是一笔不小的费用,于是出于老赵财迷心窍,就卖给了这个土大款,并且根据卖鱼的行矩,把这条鱼去鳞,开膛破肚,收拾的干干净净,就赚了这么一笔钱。

     听老赵回忆完了,我点燃一支烟,猛抽了三口烟,心里反复默念老师的名字,当我抽第四口的时候,忽然间浑身打了一个冷哆嗦,老师的声音就出现在我耳边,严肃、简洁明了。

     “所遇何事”。

     我把来龙去脉和老师,也就是老龙说了以后,老师决定去水库找那条鱼说道说道,毕竟老师的本体是龙,都算水里的生灵,可能会卖这个面子。话说完老师就从我身上下去了,老赵问我怎么样了,我说你等着就行了,仙家正在办理。

     过了大概半个小时,我突然猛打哈欠流眼泪,紧接着老师回来了,告诉我此人杀的本是躲在水库里修X炼的一条红锦鲤,因犯了仙家的戒X律,被剥去一身二百六十年道行的九成九,所以才会被老赵抓X住,本想借他人之口求老赵一家会将自己放生,未曾想竟被开膛破肚端上了餐桌,毁其性命和一生的修行,因此迟迟不肯投胎,就是要以怨气致使宰杀自己的人久病缠身,求生不得求死不能,来解自己被开膛破肚之恨。不过老龙既已出面,他本是三太子尊贵身份,面子是不能不给的,于是答应以后不再继续追究,不过老赵之前自己种下的孽障,也就是这个病,总是要还的,所以治病的事红锦鲤决定不插手。

     既然面子已经给了,老师也不多强求,就打道回府,告诉我按照当初开堂师傅教我的方法,给老赵治病吧,治疗后只要多行善事,必去根,不再复发,话说完老师就走了,也不知道又去哪云X游四海去了。俗话说,面子不是白给的,要不面子岂不是等于鞋垫子,红锦鲤给了这个面子当然也不会白给,我们需要给红鲤鱼摆供,也就是你得供点香火吃喝,给人道歉,得罪了普通小老百X姓你还得请客吃饭呢,更别说仙家了。

     根据老师的指示,我向老赵传达了红鲤鱼的要求,回到农村老宅,要有院子的,院子正中心摆放桌子,桌子朝正南方向为前方,桌面铺红布,摆放三双筷子,三盅白酒,五种水果五种菜,菜要有荤有素有鸡蛋,二十五个馒头,桌子靠南方的两个桌角分别置放两个馒头,每个馒头上插九支香,红烛一对,金童玉女纸人一对,金银财库四对,金银元宝千个,通阴文书一封,黄纸一张写红锦鲤名号,准备齐全后,点燃馒头上的香,开始焚烧纸人,金银财库,金银元宝,跪在桌前口中需念:

     “一将功成万骨枯,冤魂无处去报怨。今日地府开恩门,愿收冤X魂去安身。冤X魂到府好修X炼,来生投往乐善家。”,重复念九遍,三拜九扣,待香烛贡品全部烧完,方可化解恩怨。

     得罪红锦鲤的事已经办妥了,剩下的就是治实病了,我仔细回忆了当初师傅对我讲的话,大概过了半柱香时间后,我开始做法。在屋子西边的窗台上,准备一个带把的苹果,九支香,一碗清水,碗要没用过的新碗,一对红烛,三个酒盅。在这些物件下铺上一块红布,长宽皆是三尺三,九支香点燃后插在苹果的带把头上,深夜11点过后,站在窗前口中默口诀:药王爷药王母,弟X子前来求医药,此人生于龙岭山,生辰丁未七月三,此人重疾缠身来,弟子求药治人间…….一共念了九遍,然后我就让老赵先回去,明早再过来。之后连续九天,每晚11点后都要开坛求药,第二天日出后,一碗清水,半碗让老赵喝下,剩下半碗清水沾在红布上,擦X拭身上患病处。

     第一次治疗后老赵就觉得突然有了精气神,连续九天后,老师上来对我说,这人的病已经痊愈了,后来我也没要钱。这里在介绍一下老师跟我说的仙家看事收钱的规矩,除非固定用的元宝、香、蜡烛的钱需要求事的人出,当然遇到特别困难的,出马弟子要全部承担,看完X事之后,全凭求事的人赏钱,给一块不能嫌少,给一万也不嫌多,不给也可以,遇见困难的非但不能要钱,还要在钱财上给与帮助。结果呢,这老赵还真实在,从头到尾不谈钱的事,看完事扭头就走了,还真他X的不给钱。后来过了大概两个星期,我出门的时候偶遇了老赵,当时正值夏天,他穿着短袖短裤,身上已然没有了牛皮X癣的痕迹,对此我也是比较满意,于是雨哥迈着大八字,笑呵呵的过去打招呼:

     “嘿,赵老哥,买菜去啊?身X体最近怎么样?,病都好了吧,你不用客气,这些事本来……”。但是没等我说完,这老赵就无情的践踏了我的劳动成果,只见说一脸囧相的:

     “好什么啊,根本就没好,脑袋里又起了……”

     “脑袋里?你咋不说你得脑血栓了呢”,我瞬间火冒三丈,你这个老蹬,在这信口雌黄砸老X子招牌呢。

     “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”,老赵也一脸不爽的怼回我一句。

     这可把雨哥气个半死,还他X我怎么说话,不论是从精神状态,还是八字而言,都已经全无病痛之征兆,当初看八字就看出你不是什么厚道的人……,果然今天给我来了个以怨报德,真是人善被人欺,马善被人骑啊,雨哥我就是一匹漂亮的骏马,太善良了。

     哎,果然这世上啥人都有,你这随口一说不要紧,你这不是砸我招牌呢么,好了就是好了,编瞎话你也编的合理一些吧,你当你雨哥是吃干饭的,看不出来你已经痊愈了?你也不怕你说的这些事都成真的你这个老X蹬。话也不想多说,雨哥回头给了这老东西一个潇洒的背影,扬长而去,同时心里暗暗自我安慰,算了,不和他一般见识,谁叫雨哥我就是一匹善良的骏马呢,不过指望这老东西多做善事修行积德,目前看是不太可能了,他好自为之吧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