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ub id="Pya7s"><frameset id="93174"><address id="CYkiw1Sv"></address></frameset></sub>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章 任务目标是好友
    重活一世,苏牧真的不想再像上辈子一样生活了,如果继续做这种没有节操的狗仔,天天靠挖掘隐私为生,他宁愿没有这次重生。

     想是这样想,但是面对系统的威胁,苏牧有些举棋不定,毕竟他现在是活着的,这不是虚幻,没有人能在面对死亡时还能淡然应对,他不敢赌自己死后是不是能再次重生,所以这次任务他并没有拒绝,也没有资本去拒绝。

     接受任务后他想打个擦边球,结果第一个想法直接被枪毙了,但是这并不能打消他的念头,为了摆脱这种轮回,不违背自己的本心,苏牧还是在思考该怎样‘完美’的完成这个任务。

     苏牧前世就不是爱收拾房间的人,面对屋里堪比垃圾场的混乱场面,他只想说谁爱收拾谁收拾去吧,本来就准备外出看看情况,现在又强制性的接受了一个任务,苏牧觉得这下出门观察就更有必要了。

     无奈的看了眼四周,苏牧便准备出门看看,可是就在这时,屋外忽然传来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 “谁啊,难道这个醉鬼还有朋友?”这个敲门声让苏牧吓了一跳,现在遇到熟人的话他该怎么办,说失忆的话可信度有些太低了,没听过有谁喝酒喝失忆的,这不是扯淡吗?

     随着敲门声越来越急,苏牧觉得不能再拖下去了,谁知道这个身体的原主人是什么情况,要是外面的人以为他发生意外报警了怎么办,思前想后,他还是上前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 “苏牧哥,你怎么这么晚才开门啊。”听着面前女子略带斥责的娇喝之声,苏牧觉得自己的心差点化了。

     虽然前世见过的美女无数,其中甚至不乏一些所谓的全民女神,但是他从没见过任何一个女人像面前这个女子一样让人见之难忘,不沾脂粉的脸庞透出一股清新自然的气息,长发及腰,美腿修长雪白,虽不是倾城倾国之色,却自有一番温和恬适让人心生亲近的冲动,苏牧难以想象,他的前身有何资格能认识这样的女子。

     看到苏牧一脸猪哥像,嘴角隐隐有一丝晶莹闪现的样子,女子脸色腾的染上了一抹绯红,双手都有些无处安放了。

     “苏牧哥,你干嘛这样看着我啊,真讨厌。”

     “啊,对不起。”丑态毕露,苏牧赶紧抹了下嘴角,傻傻的咧嘴笑了笑,可是他的心里却猛然一动。

     少女这短短的一句话让苏牧知道了不少信息,比如他的前身应该和他一样都叫苏牧,最重要的是,当你色眯眯的看着一个女生,她却毫不生气反而表现出一副害羞的样子,这明摆着表示她对你有意思啊。

     “这小子艳福不浅啊,居然有这样的美女惦记着,可惜现在归我了!”

     女子看到苏牧脸色不停变换,最后又显露出一副阴测测的得意模样,心里有些担心,害怕苏牧是受到打击导致精神有些失常了。

     “哥,不就是被报社辞退了嘛,以后不干这行就是了,你这么优秀,难道还担心不能东山再起吗?”

     被这道略带担忧的声音唤醒,苏牧有些尴尬,自己怎么抵抗力忽然这么弱了,这都走神多少次了,前世可是见到活春宫都不带激动的。

     不过女子的话让他有些疑惑,难道前身也在新闻集团工作?不过这些疑问现在并不适合问,否则自己‘失忆’不就让别人知道了。

     “恩,我已经想通了,不过我想成为世界上最知名的狗仔。”虽然对这一切一无所知,不过苏牧还是搪塞了过去。

     可是让苏牧没想到的是,女子听到他的话一脸的迷茫:“苏牧哥,你是人啊,为什么要做狗仔呢?”

     “狗仔不是你想的那种,这是一种工作,主要工作是挖掘一些比较隐秘的消息。”苏牧一愣,随后便解释了起来。

     显然女子并不理解,偏头疑惑的问道:“有这种工作吗,再说消息为什么要挖掘呢,直接问出来就好啦。”

     听到这里,苏牧基本确定了一件事,那就是这个世界好像还没出现狗仔这种生物,这样一来或许他就是这个世界唯一的狗仔啊。

     看到苏牧迟迟没有说话,女子偏头向他身后看了一眼,脸色忽然严肃了起来。

     “苏牧哥,你为什么又喝了这么多酒啊,前几天我不是刚告诉你别再喝酒了吗?”

     “额,这是最后一次了,我现在真的想通了,不会这样折磨自己了。”虽然是前身所为,不过看在他给自己留了个美女的面子上,苏牧也不介意背个黑锅。

     果然听到苏牧的话,女子脸色瞬间柔和了起来:“振作起来就好,我就几天没来,你看家里乱糟糟的,苏牧哥,你有时间也要清理一下,家里太脏了对身体不好的。”

     说完这话,也没等苏牧有所反应,女子便绕过他熟练的打扫起了屋子。

     “放下我来吧。”不知道为什么,明知道女子喜欢的是自己的前身,可是苏牧心里却莫名有所触动,前世他最想要的生活不就是这样,平淡而又温馨吗。

     女子回头一笑:“你才清理不干净呢,等会乱糟糟的还不是要我来打扫。”

     “你居然小瞧我。”苏牧赌气的说道,抢过女子手里的工具打扫了起来。

     经过一番劳累后,屋子终于摆脱了脏乱的局面,重新明朗了起来。

     “真是的,我又不是缺手缺脚,干嘛抢着帮我干事。”苏牧宠溺的望向女子,略带心疼的问道。

     女子只是笑嘻嘻的回了一句:“我喜欢不行吗?”

     “行。”苏牧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,同时心里像是射进了一道阳光,这个时候他才真正的接受了这个世界,接受了自己现在的身份。

     过了一会,女子觉得是时候离开了,毕竟她再喜欢苏牧,现在他们之间也没有任何关系,待得久了她觉得自己的脸皮在发烧。

     “我送你回家吧。”看到女子准备离开,苏牧虽然不舍,但还是绅士的说道。

     女子听到这话,做了个鬼脸:“我就住在你隔壁,才不用你送。”

     “隔壁?”这两个字一出,苏牧心中轰的一声炸响。

     等到目睹女子进到隔壁的房间后,苏牧苦着脸默念道:“这个任务我不做了行不?”

     “宿主做好变成狗粮的准备了吗?”

     “没有。”这下子,苏牧的脸拉得更长了。

     于此同时,女子回到家后快速的关上了门,靠在门框上深深的喘着气,脸庞上一片通红,脑海中全是苏牧看向他时宠溺而深情的目光,心里既甜蜜又忐忑。

     “苏牧哥好像变得不一样了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