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3章 吵闹
    归月将屋里大致打量了一遍。

     陈设雅而不繁,铜鼎、桌屏、书画一应俱全,床架、柜子连同桌椅,均十分古朴素净。

     床帏、帐幔等一并是水墨字画的,用秋香、靛青二色编的带子绑了,歪歪靠在一旁。

     “姑娘瞧这帐子,倒像是个风流俊俏的公子!”沉香掩口笑道。

     “你如今是大了,我管不住你。你放心,哪日你看上了一位公子,非要跟着去时,我绝不拦你。”归月笑着打趣道。

     沉香被趣着了,脸上有些臊得慌,便拉着归月撒了回娇。

     孙妈妈正盯着书案上的桌屏看,听见她二人说笑,便一行四处张望,一行也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 “沉香模样好,人又机灵,日后若真被哪家公子瞧上了,也是自然的,只请沉香姑娘别忘了我这个老婆子就是。”

     虽没听到沉香前头的话,孙妈妈这两句接得倒也妥当。

     沉香愈发臊得不行,也不好再玩笑,说要给归月收拾屋子,便往一旁去了。

     归月也敛了笑,带着二人一同清点箱笼。

     “只将我常用的物件与摆设拿出来罢了,那些纸笔和书册是不用拿的,小心别搁潮了就是。”归月吩咐道。

     “老奴知道,请姑娘放心就是。”孙妈妈乐呵呵地答应。

     归月点了点头,便不理她们,只咬了咬嘴唇,缓缓走过去,小心翼翼地将那柄吴粤剑捧出来,轻轻摩挲了几下,才唤了沉香过来,让她在床架子打上钉子。

     “可是打在床头么?”沉香问道。

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归月应了一声,只盯着剑出神。

     沉香知道这是要挂剑,虽觉奇怪,却也不多嘴追问。

     孙妈妈与沉香皆是十分利索的人,片刻便张罗好了,待归月将手中宝剑悬于床头,屋子也就收拾妥当了。

     “折腾了这半天,你们也歇歇去。”归月道。

     沉香“哎”了一声,谢了归月就出去。

     孙妈妈认真看着屋里如今的样子,露出满脸笑,嘴角也一直往上翘,与归月又说了好几句话才往外走,到了门口、回身关门时,还往屋子里又看了两眼,似乎十分满意。

     归月并未抬头。

     如今天热,折腾了这半晌,她是真的乏了。

     因距午饭还有一个时辰,归月便歪在床上,听着外面的鸟鸣,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 似乎才一刻钟的工夫,她便被外头吵醒。

     听着似乎是两个女子吵架。

     归月恐沉香莽撞,怕她得罪了人,遂开了门出去。

     声音是从北边那幢的一楼传出来的。

     归月认真听了听,分辨出不是沉香的声音。

     可她人已经出来了,再回去睡也不能,既然今后要住在此处,对众人多了解些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 如此想着,归月便往北边游廊上走了几步。

     “我说的可都是天大的实话,你若不信,你只管一头冲过去,到时候别后悔!”一个女子慢慢悠悠,偏声音不小,三座楼上多半听得清楚。

     “我凭什么信你?”另一女子冷笑道,声音甚是好听,“你倒是住到上面去了,可也未必就是凭的真本事!咱们就各做各的,看谁走得长远罢了!”

     “你既知道我住在上头,便当知道你与我如何不同来。怎的我说的话你全不信,倒一味痴心妄想呢?”前头的女子又笑,笑声中带了十足的妖媚气。

     “你莫要和我猖狂!当我不知道你的底细么?”那动听的声音反唇相讥。

     “你若不服,只管说出来就是——我能有什么底细,还怕你说?”妖媚女声说着又笑,“你别是为爱昏了头了,打量着世子爷真看得上你呢!世子爷对人素来和气,不过见你没戏唱,随口问了你一句,你竟还发上春梦,绣起荷包来了!”

     下头静了几息的工夫,忽听“啊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 归月忙探头看了看。

     这一看,倒把她笑得够呛。

     原来下头两个女子,一个穿着青碧色衣衫,一个穿了身藕粉色。青碧衣衫的似乎被推倒在地,藕粉色衣衫当即骑了上去,一边撸着袖子一边骂道:“我让你多嘴!”便是声音极为动听的那个。

     旁边围了好些人,本看得热闹,这会子才纷纷上前,拉架的拉架,劝和的劝和。

     青碧衣衫的女子被人扶着站起,却兀自不肯罢休,一面掸着身上的灰,一面继续讥讽:

     “娇鸾丫头,你别做梦!今日才六月初七,离乞巧节还远着呢!便是你再绣上十个香包,世子爷也瞧你不上!”

     “呸!狐狸精!”穿藕粉衣衫、名唤娇鸾的女子骂道,“我不过绣我的香包,关你何事!日前世子爷请朋友过府,分明只要听戏,你却非要献舞,那舞是献给哪个的,当我不知道是么!你直勾勾地看着人家淮阳郡王府的世子,多少人都瞧见了!”

     青碧衣衫的女子有些僵住,面上也变得难看。

     娇鸾见对头不敢说话,愈发厉害了起来,一面极力挣脱拉架的众人,一面高声嚷道:

     “世子爷不让你跳,你又特意过去给人斟酒,也不知你到底是舞姬,还竟是色妓了。可惜啊,那淮阳王世子可是瞧也没瞧你一眼,从你碰了酒杯,人家就不肯喝了。难为你还有脸,竟白纠缠了那么半天!”

     这话一出口,青碧衣衫女子登时也火了,反挣着要过来要撕娇鸾的嘴。

     归月觉得无趣,正想回去,忽听楼下一声喝骂。

     “都要反了么!”

     这一声竟十分管用,娇鸾与青碧衣衫的女子都静下来了。

     归月探头去看,却见一个十分端庄秀美的年长女子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 那女子训斥众人几句,娇鸾等人便乖乖叩了头,各自回房中去了。

     娇鸾气呼呼地进了北座的一楼,青碧衣衫的女子却施施然上了北座二楼。

     归月这才想起要走,却和青碧衣衫的女子碰了个照面。

     原以为那女子此刻正在气头上,虽不至于骂她,至少会瞪上两眼,谁料她只拢了拢头发,冲着归月千娇百媚地一笑,转身便回自己房里去了。

     归月心中好笑。

     转身要回房时,忽觉得有人在暗处看她。

     归月心中一慌,忙往四周打量。

     北楼下有个小厮正慌忙往抱厦走;年长的女子自己站在那里不动,似乎还在为方才的事生气;南楼那里四五个女孩子聚在一处,正不知议论着什么。

     一切似乎都很正常。